第十七章 秋叔的离开
作者:雾都孤儿      更新:2018-05-17 21:27      字数:3029
  秋叔被这种同志情搞得头晕目眩,前路未卜。几个月前秋叔有个B市的朋友邀他一起过去干事,待遇更好,秋叔婉拒了他朋友,原因就是不想离开徐浩,如今秋叔想借此机会到B市静静。

  徐浩发现自己跟秋叔的心逐渐在靠拢,冥冥之中有共鸣,一天下午上完课徐浩就骑着自行车回家,只用二十分钟就到了秋叔手机店,比平时快了十分钟。到了秋叔手机店,看到的是关了门,徐浩看到关门显得消沉,不明白为什么关门,徐浩就以为秋叔回家吃饭去了,徐浩就回家了到晚上八点才到秋叔这,发现依旧关着门,徐浩觉得不对劲。拨了秋叔手机,秋叔看到是徐浩打来了,犹豫了很久才接,徐浩一直看着对方没接,心里那个急啊!等秋叔接了徐浩问:“秋叔,你去哪了?”秋叔说:“我不在A市了,我现在在B市,在这里上班。”徐浩急促地问: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秋叔说:“这个不清楚,可能长期在这里了。”徐浩说:“啊?为什么啊!”秋叔就找个理由说:“为了生存,你不是说过嘛,当我一睁开眼就上有老下有小,还有老婆全都是要依靠我的人。”徐浩感觉得出来秋叔在逃避自己,但是又不能说穿,就说:“这样啊!男人还真不容易,那你忙吧!再见!”徐浩挂了电话后哀伤涌上心头,眼泪禁不住留下来,心里想着你去B市了,我留在A市还有什么意义呢?

  下雨了,徐浩就这样在雨中骑行,行走在秋日的街头,心中平添了几分忧郁和惆怅,抬头望天,残阳如血,低头看地,满是枯黄的落叶,秋天,真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季节。全身淋湿的徐浩已经不想回家了,否则他妈妈又要担心了,干脆就回学校了。

  秋叔知道自己不辞而别会让徐浩伤心,可是秋叔不知道这样跟徐浩相处下去会演变成什么关系,秋叔能感觉到自己那颗炽热的心在向徐浩靠拢,情感突然被前所未有的魔力吸引,它变得小心翼翼而又无法自拔。当秋叔的情感被激发,之前所有的理智都如同伪装,而自己对徐浩的欲望也越加强烈。

  徐浩伤心欲绝,就给唐教授打了电话,或许同志更能了解他,唐教授接过电话徐浩就难过地说:“他走了,去B市了,留下我一个人,我该怎么办?”徐浩说着还在啜泣,唐教授就问:“你在哪呢我过去找你!”徐浩说:“我刚到学校,在大门口这里。”

  唐教授开车到大门口看到徐浩就这样淋着雨,唐教授赶紧撑着伞出来让徐浩进去车里,自己再把自行车放进车里去,进去后,唐教授拿纸巾把徐浩头擦了擦,徐浩可怜兮兮地说:“他走了,不要我了,我把他吓走了,我就不该把那本书拿给他看,至少我还能经常看到他!”唐教授看到徐浩全身都是湿的就把徐浩带到家里去了,徐浩走到唐教授家门口止步:“你家里有人吗?”唐教授说:“没有,就我一个人住,酷彩娱乐平台: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!”进去后,唐教授让徐浩进去浴室洗澡,唐教授拿自己衣服给徐浩穿上,再把徐浩衣服拿去烘干,出来后,唐教授为徐浩倒了杯热水,然后再安慰徐浩:“发生什么事,慢慢说。”徐浩就杵在那,两眼不动。唐教授又说:“要不你休息一下,我去做饭。”唐教授带徐浩到房间让他休息,然后自己就出去做饭了。

  徐浩睡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淅淅大雨,抱着枕头,脑子一片空白。过了会唐教授进来:“徐浩,吃饭了,来,起来了。”说着还用手去牵徐浩,徐浩并没有伸手去迎接唐教授的手,而是自己起来。唐教授为徐浩准备了鱼头汤,给徐浩碗里倒上,然后对徐浩说:“喝吧!”可是徐浩还是傻傻地坐在那,冷峻沉郁。唐教授看着徐浩憔悴的模样说:“哎!振作起来好吗?”徐浩茫然地问:“他爱我吗?”唐教授说:“他爱不爱你我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你们相爱的障碍太多了。”徐浩说:“没关系,只要他爱我,我就会义无反顾。”唐教授就说:“好,那就先吃饭吧!没力气怎么爱。”徐浩这才肯吃饭。吃完饭徐浩说要自己收拾,唐教授说不用,徐浩执意要收拾,唐教授就说那就各自洗各自的吧!

  收拾完后,唐教授接到电话,是原本要开研讨会的,但是唐教授说:我有事就不过去了。徐浩听到就说:“你有事就去吧!我回宿舍了。”唐教授说:“没事,我陪陪你吧!”徐浩又说:“不好意思,我不应该找你的,当时我不知道可以找谁说话了。”唐教授微笑着说:“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!”徐浩听到有点内疚,明明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还来找唐教授。徐浩不想待在唐教授这里了就说:“我回宿舍了。”唐教授说:“那我送你,外面还下着大雨呢!你伞也没有。”

  唐教授送徐浩到宿舍楼下,然后撑伞送徐浩进去,唐教授说:“你的自行车就放车上了,下次再过来骑吧!或者我送过来给你!”徐浩说:“谢谢你了!”唐教授说:“客气了,你能把我当朋友就好了,不要逃避我就行了,好吗?”徐浩说:“好!那我回宿舍了。”

  徐浩到了三楼,看着下面,唐教授的车还没开走,唐教授像是在车上看着自己一样,徐浩挥了挥手示意再见,然后就进去宿舍了。徐浩打开微信想发消息给秋叔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徐浩不知道秋叔为什么逃避自己,是因为发现自己是同志还是因为秋叔爱上自己呢!徐浩只能让这思念肆意蔓延。

  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,秋叔始终没有主动找徐浩,徐浩等着秋叔主动找自己,自己却不敢去打扰秋叔,害怕秋叔厌恶自己。

  徐浩无奈之下找唐教授想听听他的看法,上完大学化学课,徐浩走到唐教授面前:“唐教授,我有问题想问你,我们出去校道走走吧!”唐教授逗徐浩说:“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问吧!”徐浩说:“那不问了。”说着徐浩转身就要走,唐教授说:“不逗你了,走吧!”走在校道上,徐浩说:“我喜欢的人是因为发现我是同志还是因为他喜欢上我逃避我呢?”唐教授没有思考:“不管是哪种逃避结果都是逃避,说明对方认为你们不能在一起。”徐浩说:“不一样,如果对方是厌恶我是同志,那我根本不敢进攻,这只会让他更讨厌我,如果我知道对方是喜欢我的,我一定竭尽全力去追他。”唐教授浓情地看着徐浩,心里真是想拥有徐浩,唐教授知道徐浩喜欢的人也喜欢他只是不想告诉徐浩,有所私心,如今唐教授还是不忍心说了:“你想想那本书死于威尼斯,讲的是一位老作家迷恋上一个男孩,男孩并没有爱上老作家,甚至根本不知道老作家一直在偷窥他,更不认识他,那你喜欢的人为什么要把那本书藏起来呢!是因为他越来越像那位老作家了,不想被你发现。”徐浩一下就被唐教授点通了,说了声谢谢就走了,唐教授怅然地看着徐浩离去,像是后悔告诉徐浩。

  晚上徐浩回家了,经过秋叔手机店,看着关着的门,好像能透过门看到秋叔在里面,一直这样看着,一片落叶落在徐浩脚下,徐浩蹲下,拾起一片落叶,细数可见的纹理,那浓绿的色彩还没有褪尽,夹杂着褐黄的色彩,清晰的脉络已变的有些模糊不清,嫣已到生命的终结。微微颓然的状态,已经失却夏日时的无限激情,随秋风翩然落下。不知道秋日里落叶的飘零是风的追求,还是树的不曾挽留?

  徐浩晚上坐在窗台,黑夜让徐浩非常感性,念起:无人与我立黄昏,无人问我粥可温,无人与我捻熄灯,无人共我书半生,无人陪我夜已深,无人与我把酒分,无人拭我相思泪,无人梦我与前尘,无人陪我顾星辰,无人醒我茶已冷,无人听我述衷肠,无人解我心头梦,无人拘我言中泪,无人愁我独行路,回首向来萧瑟处,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。然后还用blued发了动态,唐教授很快就评论了:残阳与我立黄昏,阿婆问我粥可温。飞蛾与我捻熄灯,笔砚共我书半生。孤月陪我夜已深,往事与我把酒分。春风拭我相思泪,睡梦与我恋前尘。微风陪我顾星辰,案几知我茶已冷。归燕听我诉衷肠,暗香解我心头梦。素衣拘我言中泪,竹杖伴我独行路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  徐浩认为唐教授很优秀,如果第一次遇见的是他,恐怕已经爱上他了,可是现在心灵深处装的是秋叔,秋叔已经占领了那个位置,无人可以替代。作者雾都孤儿提醒:关注酷彩娱乐平台公众号“书连读书”,微信内同步阅读《朦胧的爱》所有章节。